贾成潜

作为地方志编辑,我有幸两次参与新方志的编纂工作。

第一次是在1984~1992年,历时8个春秋,一部荣获全国优秀地方志二等奖的《双流县志》终于问世。回顾这段历程,感受至深的,就是编辑部全体同仁为确保志书质量而呕心沥血的敬业精神。通过修志,将所学方志编纂必备的基础知识用于实践,使我获益匪浅。按属性界定,地方志是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因此,我认为,一部优秀的志书,为志民生之休戚和事业之盛衰,在资料上必须取材真实丰富,在结构上必须保持科学严谨,在表述上必须力求简洁明快。要达到这样的标准,以什么作保证呢?领导的高度重视和职能部门的精心组织是不言而喻的;但就其各业务环节而言,尤其要靠做实际工作的人!编辑也罢,编审也罢,都应具备较高的认识水准、专门的业务知识、娴熟的文字功夫,以及强烈的工作责任感。此次参与《双流县志》编纂的编辑同仁先后有30人,可谓界别不一,各有所长。

受聘为第一副总编辑的宾贤荣,从修订县志纲目、调整交叉重复、初审各篇志稿,到一枝笔修饰文辞,最后总纂成书,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还有的人,不幸辞世在修志岗位上,留下的仅是笔耕的足迹。令人遗憾的是,当这部饱含编辑群体辛劳的志书于1992年出版问世,在黄龙溪举行首发式时,连与此书编纂毫无干系的行政人员都能在台上就坐,而在台上台下却见不到一位执笔编辑的身影,无怪编辑们尽管理性,但也有点儿忿忿不平了。嗣后,由县政府办公室在棠湖公园举行的座谈会上,经罗主任当面致歉后,编辑们的不平之心方告平复。 第二次是在2007~2011年,系20年后的县志续修,记述时限为1986~2005年,即改革开放后所处的重要历史时段。此次参与《双流县志》编纂的编辑同仁先后只有20人,其中不乏年轻有为之士。

说来也巧,再次与宾贤荣共事,他依然受聘为第一副总编辑,所不同者,他已到耄耋之年,我也年逾古稀。 众所周知,在改革大潮的推进下,20年间,双流县的各项事业都得到了长足发展,已经从昔日的一个农业大县而跃居为中国西部的第一强县。全面系统地记述其自然的变化,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演进,以真实再现这段历史进程,是我们全体编辑同仁义不容辞的责任。 编纂工作大体分为前期和后期两个不同阶段。前期由总编室组成人员按各自分工编写、纂辑和初审志稿,于2009年11月形成约180万字的初稿,提交县政府县志评审小组复审。

在此期间,我主要承担政区(第一、二章)、地方政府、民政、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等篇的编写校核工作。此后,根据复审中所反馈的意见,为全面提高志书的质量,中共双流县委史志办公室于2010年4月13日成立了以刘主任兼任组长的县志编纂后期工作领导小组,确定宾贤荣、钟捷和我三人从整体上对志稿进行修改、补充和完善,并由宾老师具体负责把握工作进度,以保证如期报送成都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终审。

终审稿在同年11月上旬送达后,市地方志审查验收委员会继于12月16日在棠湖宾馆召开《双流县志(1986~2005)》终审验收会。与会评审成员一致认为:终审稿指导思想明确,观点正确,体例完备,总体结构合理,记述清楚,文字精练,层次分明,脉络清晰,资料翔实丰富,内容涵盖全面,真实记述了双流县20年来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人民生活等方面的发展变化,突出反映了双流作为全省县级经济综合实力“十强县”榜首和中国西部第一强县的区域特点和时代特色。评审组在原则通过验收的同时,希望进一步压缩篇幅,写好各篇综述,努力将这部县志打造成精品志书。

面对上述明确要求,在后期工作领导小组的统筹协调下,我们三人本着精益求精的精神,再次通读志稿,规范行文,删繁就简,撰写综述,在保持志书总体结构不变的前提下,将全志篇幅从180万字压缩至135万字。修改后的终审稿,已于2011年9月报请成都市人民政府批准出版。 续修县志的后期工作历时虽然较长,但有效避免了类似前部县志因县政府换届要求尽快出版而出现的瑕疵与纰缪,不仅为志书的实用性和可读性增色,而且更有益于映衬出改革开放背景下各个主体事物的清晰脉络。能为续志的编纂尽力,我因此而感到欣慰。至于是否真正达到了上乘之作的要求,尚待读者和方志学界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