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双流县委史志办公室      葛丽平

章学诚,字实斋,浙江会稽人,清代著名的史学家、方志学家。生于乾隆三年(1738),卒于嘉庆六年(1801),终年六十四岁。

作为乾嘉时期的著名学者,章学诚显于今而不著于时。生前他的学术思想是不被理解的,虽然著有《文史通义》等非凡著作却一生殊乏知音;身故后,依旧默默无闻,生平事迹和著作足足被埋没了一百二十余年。 章学诚生性孤独,性情古怪,不合时宜,有着一肚子的理论,却无法同主流文人一同做主流学问,无奈被排挤在方志、目录等一些在其他文人看来不起眼的学科上。章学诚施展才华张显其史学理想,将方志编撰、校雠提升到史学、理论、学术的高度,最终成就了一种创新。或许其出发点不过是不想埋没了自己的天才,即使是小学科,也要大展拳脚。经过一番整理爬梳后,竟成一家之言。

章学诚在长期探索方志理论和修志过程中,建立起完整的方志编纂理论,是我国古代方志学的集大成者。他以毕生极大的精力投身于方志的编修和理论的探讨中。他分析总结了历代方志编修得失,撰有《文史通义》《校雠通义》《方志立三书议论》《修志十议》《州县请立志科议》《方志辩体》等名文和一批有很有影响力的志书,其中《湖北通志》被认为是充分体现他的方志思想的卓越之作品,章学诚的方志理论和他所撰修的大量志书,对后世方志学的发展和方志编修活动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被广为借鉴。 他将史学的理论运用到修志中并加以实践,“丈夫生不为史臣,亦当从名公巨卿,执笔充书记,因而得论列当世,以文章见用于时,如纂修志乘,亦其中一事”,他总结了前人的修志经验,加上自己的实践所得,参以丰富的史学理论,提出了一整套系统完整的方志理论,从方志的起源、演变到性质作用,从方志记载范围到编修体例,乃至志书资料的收集考证以及修志人员的素质修养都有所阐述,建立了一整套完整的学科理论体系。

章学诚的方志理论包括三个方面:

一、对方志性质作用的认识:

关于这点,章学诚一反明清志家视方志为地理专门,而是将其归为史部,提出“志属信史”,认为方志为国家编修正史提供了丰富可靠的材料,同正史具有同等价值。可以理解,章学诚十分努力地想要提高方志的地位,渴望实现其作为史臣的愿望,但是这不分史志的观点于今看来并不可取。 方志是介于历史地理之间的一种边缘学科,记载某一地区的历史、地理、社会、风俗、经济、文化等等方面的综合性著作。最初由地方性的地理与地方性的人物传记汇合发展而成。随时代发展中经改变,体例逐渐完善,终自成一体的撰述方式。不可同地方史统一为一体例。 他们有着重大的区别:首先,历史主要记述过去,方志以记述现状为主;其次,历史主要记述人类社会的活动,自然为非侧重点,而地方志则是将当地的地形、气候、水文、地质、土壤、植被动物、动物、矿产等各个方面都科学的记载下来;最后,编修地方志比编修地方史修要更多的人才通力合作。 尽管如此,章学诚的这个观点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地方志的地位,扩大了方志这门学科的影响。

二、对方志体例和记载内容以及编纂原则方法的主张:

如第一点所说,章学诚着意要将志书提高到同史书相当的地位,所以对方志体例的要求上也一如史书,采用正史的方法编修方志,确立了方志的体例由纪、表、考、传和附录来组成。提出志、掌故、文征等“三书”体例,诸体略备,一如正史。所以虽然章学诚提出拨手广记和征信,广罗志材,过往志书,官府案牍、私家著作、图象谱系、金石文字、歌谣谚语、巷说街道等等都在搜罗范围内,但是在“三书”的统帅编排下并不庞杂,相反的是详略兼备,整齐划一,正如他自己所言,按照这个体例编修的方志内容得到了完善,而书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二那么厚,可以说这个是他在方志上是十分重要的创新。而他强调的记事方法更是把志提高到了著作的地位。章学成有大才而无法施展,只好委屈在他人不屑的小学问上,但是有不甘自我埋没,即使是在小小的鼻烟壶内,也要勾勒出大乾坤,该有的国画章法样样不少、一丝不苟。此外,他还提出了修志书的具体原则和经常遇到的问题,在今天看来也有借鉴价值。

三、对方志编修的组织工作的见解:

章学诚主张修志人员要有很细致的分工,职有专责,修志人员要充分地利用“地近”和“事近”两个便利条件,核实资料以求真。修志人员要具备史识、史德和史才,方能“断凡例”、“决去取”、“绝请托”。同时分析了“修志五难”、编书八忌,要求志书内容、体例、文字达到“简严核雅”的标准。详细阐述了设立志科的重要性和具体的方法措施(关于设立志科的主张,梁启超曾盛赞过“此诚为保存史料的根本办法,未经人道也”),这个主张在今天看来也是很有实际意义。 章学诚身后寂寞了一百多年,但是他的学术主张在后来被发现并被推崇,也总算是一种告慰。